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 未来人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549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啊....!

初代圣魔的嘶吼,又一次响彻,特别是混沌鼎来之后,越发暴虐和狰狞了,尊荣本就看不清,此番再瞧,就是扭曲的一张脸。

混沌鼎嗡颤,躲在叶辰的身后,不敢出来,连它主人都撑不住那魔性的咆哮,更遑论是它,再往前一步,无需一代圣魔出手,仅嘶吼,便能将它震碎。

叶辰巍然未动,还在望看苍缈,混混沌沌的虚无,时而还有电闪雷鸣,他能清楚感受到,上苍雷霆般的震怒,有一种毁灭的意志,笼暮了整个太古洪荒。

不知为何,叶辰蓦的想起当年...赵云在冥界所说的话:你们这,力量失衡了。

如今再揣摩,貌似也没毛病了,苍生的意志....与上苍的意志,在上个纪元的对抗中,便已失了那个平衡,正因天道要灭世,才有了众生为代表的古天庭...与天对抗。

由此可见,赵云的宇宙,与他们的宇宙,并非一个天道,至于是否有天魔、厄魔、圣魔这些,还不得而知。

或许,赵云宇宙的天道,还是公平公正的。

但,终有那么一日,也会如这里的天道,因苍生的意志...而滋生某种恶念,也会想着灭世重生。

“众生,皆蝼蚁。”

初代圣魔狞笑,面目凶残可怖,声音依旧满载魔力,默念帝道圣心诀的叶辰都扛不住,更莫说身后的混沌鼎了。

叶辰不语,蓦然转身。

见他渐行渐远,圣魔的嘶吼声,越发暴虐,总想找人发泄怒火,如今叶辰走了,真真找不着人了。

“老大,俺们何时回家。”

混沌鼎绕着叶辰,转来转去的,比起这昏暗不堪的太古洪荒,还是诸天的山河,看的更为顺眼。

“等。”

叶辰只一字,他也想回归诸天,可太古洪荒的筹谋,显然不是那般简单,封了一代圣魔,用它牵制了天道,可事情远未完,或许,他们要在这,渡过一段漫长的岁月。

行走中,他抬了眸。

盘膝在缥缈的女帝,已然下来,但其映射的皎洁之光,依旧在一缕缕垂落。

叶辰变了方向。

待他再次定身,已是银河之溿,这银河,该是昏暗天下,最亮丽的一道风景,有星沙徜徉,有永恒流溢,笼着一层如梦似幻的色彩。

而女帝就在银河前,翩然而立,静静望着银河,也不知在想啥,如似冰雕,一动不动,自她身上,望见的是沧桑与古老,还有一抹难掩的疲惫。

叶辰上前,与之并肩。

良久,两人无言语,她如冰雕,他如雕像,仿佛是时光中的两座丰碑,镇守在岁月的最尽头。

曾有一瞬,叶辰侧眸。

他眸光朦胧,能在女帝的身上,寻到楚萱楚灵的影子,好似在对他回眸而笑,柔情而嫣然。

蓦的,他抬手摸去。

古天庭女帝未动,可她的身上,却有一道仙光显化,推开了叶辰的手掌。

“她们,还能回来吗?”

叶辰一语失笑,缓缓收了手。

女帝未给答案。

更准确说,她给不出那个答案,未来的一战,她或许会死,所有人都或许会死,也包括楚萱楚灵。

“造娃、造娃、造娃。”

两人沉默,却有仨活宝在狼嚎,乃混沌鼎、混沌火与混沌雷,上蹿下跳,咋咋呼呼的。

叶辰无甚反应。

女帝也一样,荒帝至尊的心境,早已无波澜,或者说,累的疲惫不堪,着实懒得计较了。

尴尬!

混沌鼎一声干笑,惺惺走开了,混沌火与混沌雷也走了,比起这俩人,找列代至尊逗乐更有意思。

银河之溿,再入宁静。

沉默的两人,静的让人不自然,一个天庭女帝,上个纪元的苍生统帅;一个圣体至尊,这个纪元的博弈者,自后去看,咋看都是天造地设。

微风拂来,女帝蓦的回眸。

叶辰一样,只不过,慢了那么两三秒,两人皆眼眸微眯,眉宇也微皱。

只因,觉察到有人窥看。

古天庭女帝缓缓闭眸,下一瞬,又豁的开阖,灵澈的美眸中,有永恒的道蕴演绎,更有不朽的仙光闪烁,该是动了窥看的禁法。

那一瞬,他恍似望见两个人。

但只一瞬,那两人便消失不见,饶是她窥看神通逆天,也寻不到半点儿踪迹。

“可望见了。”

叶辰侧眸,来太古洪荒的一路,都觉有人在暗中监视他们,方才的一瞬,感觉最为强烈,奈何他眼界有限,啥也没瞅着。

“未来人。”

女帝轻唇微启,也只这三字。

“未来...人?”

叶辰挑眉,这个回答出乎意料,也让他颇感兴趣,连女帝都难以捕捉,那未来的人,该有多可怕。

女帝未在言语,眸光明暗不定,只在不经意间,扫一眼叶辰,神色颇具深意。

她望见的两个未来人中,有一个...该是未来的叶辰,至于另一个,应该不属这个宇宙,看其形态,应是叶辰不止一次提过的赵云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未来的两个人,跑这个时空作甚,而且,还偷偷摸摸的。

“古天庭女帝,果是名不虚传,嗯...与我家秀儿...有一拼。”

“莫再透露行踪,天道已察觉。”

冥冥中,似有谈话声。

可惜,无人听得到,女帝也不行。

话落,便闻轰隆。

太古洪荒的天,顿的电闪雷鸣,混沌的云雾,汹涌翻滚,毁灭的意志,再次笼暮寰宇。

“啥个情况。”

“莫不是,一代圣魔又在冲击封印?”

“女帝在此,他跑不了。”

话语声顿起,传自众至尊那边,都在仰头看,莫说众神将,连列代至尊们,都倍感心悸。

叶辰皱眉,看了一眼女帝。

直觉告诉他,女帝对他有隐瞒,惹得天道都躁动,那两个来自未来的人,身份多半不简单。

“两位,莫插手这个时空。”

女帝沉默,却有神识传遍天地,笃定那两人听的到,也只有他们听的到,可不想因那两个未来人,再造出什么变故。

起码,在如今这个节骨眼儿上,莫触及天道,妄自插手,法则、秩序、乃至所有所有的一切,都可能全面崩盘,于苍生而言,更甚天地大毁灭。

“吾等,仅是过客。”

冥冥中,似有一缕神识传回来。

至此,天地才平静。

还真是两个过客,那一语之后,女帝再觉察不到他们的存在,该是走了,走的该是一条颠覆时空的逆天路,便如当年的红尘和六道。

不同的是,这两个有清醒神智,而且,不为时空法则牵绊,是在踏着时光长河...逆流而上。

女帝皱着的俏眉,未有舒展。

叶辰看时,她嘴角有鲜血淌溢,该是遭了眸中反噬,脸色都煞白不少。

如他所料,的确是反噬。

因未来人,女帝暗自施了推演,欲看未来事,可惜,望见的仅混混沌沌一片,也便是说,未来之事,又起变化,强如她荒帝境,也难望见未来一角。

所幸,那俩过客走了。

不然,若是宇宙天道演成混乱,此时空必崩溃,冥冥中的秩序与规则,虽是可怕,但也脆弱。

说白了,是两个未来人太强。

想到这,她又侧眸看了看叶辰,若历史轨迹不变,荒古圣体一脉的至尊,会与天道齐肩,甚至会超越天道。

奈何,因未来人,轨迹变了。

未来之事,谁都无法去预测了,也包括她在内,或许,叶辰会超越天道;也或许,他会身死道消。

叶辰揣了手,被女帝这般盯着,总觉浑身不自然,主要是女帝的眼神儿...太奇怪。

“女帝。”

不远处,颇多至尊已联袂而来。

远远,便望见了两人。

别说,打远一瞧,女帝与叶辰,还真有夫妻相,乃至于,赶到的至尊们,又很默契的退了场。

至尊嘛!得有点儿眼力见。

很明显,俩人搁这谈情说爱呢?闲杂人等,哪凉快哪待着去,天色虽昏暗,但不需电灯泡。

值得一说的是,某些男帝走时,看叶天帝的那等眼神儿,都不怎么和善,俺们辛辛苦苦无尽岁月,没日没夜的修炼,就想着修为赶上女帝,完事儿,才有资格撩她。

你丫的倒好,小小一天帝中阶,就把俺家女帝拱了,让俺们一众准荒帝,情何以堪。

“我是在凝气境时...拱的。”

见那些个眼神儿,叶辰颇想来这么一句,不过想想,还是没忍心说,身怕那些个老家伙...扎堆儿骂娘。

骂娘或许没有,吐血是肯定的。

再说女至尊们,看叶辰的神色,就颇是欣慰了,且不说拱了天庭女帝,就说方才,能让帝都中招的合欢散,可不是谁都能炼出来的。

纵到此刻,那些个中招的至尊,还搁那唧唧歪歪呢?已有不少人被揍了,中了招就不安分,总跑女至尊那溜达,而且,手还特别的不老实。

啪!

很快,便闻异常清脆的把掌声,乃至未走远的天庭众至尊,都下意识回了眸。

入目,便见叶辰捂着脸在摇晃,左脸脸庞上,还有一道殷红的巴掌印,明明是两个鼻孔,偏偏是只有一个鼻孔流血。

打他的,自是女帝。

他挨揍,实属活该,坑了众帝,还寻思着给女帝下药,殊不知,他的那些个心语,被女帝读的明明白白,可不就挨揍了吗?

舒坦!

众男至尊皆语重心长,这俩字,吐的是异口同声,若非情景不合时宜,也想跑来踹两脚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